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族譜 > 族譜研究 > 正文

青陽莊氏先祖明教活動尋蹤
2013-10-22 09:40:55   來源:   評論:0 點擊:

青陽莊氏先祖明教活動尋蹤

□   莊漢城

        晉江市博物館粘良圖先生研究披露,青陽莊氏三世祖莊惠龍(1281~1349年),號海月,晚年厭觀世締,信奉明教,于元末構建供奉摩尼光佛的摩薩寺壇,組織明教活動以及明初轉入秘密活動的青陽明教于洪武間蒙受打壓的事件。此事觸及族群發展一段不甚明晰的“空白”歷史,筆者特就相關問題作進一步探尋。現提出一些拙見,謹供族內外人士廣泛深入考究時參考。

        一、元末青陽莊氏明教活動興起的主客觀因素

        青陽莊氏肇自宋季,二世五兄弟以“世食皇恩”、“盡忠報國”為信念,投身南宋幼帝的護駕之行。宋亡,輾轉流落他鄉。“二(思齊)、三(公茂)居青陽”后,仍以“盡忠宋室,不事胡元”為訓,韜光養晦,興家立業。青陽莊氏三世有傳者只圭復、惠龍兩叔伯兄弟,惠龍父(公茂)母早逝,幼失怙恃,勇于自奮,曾師從泉郡名哲邱葵外出游學歷練,勵志圖強。孝友型于家,文章名于世,詠詩百首皆可刊。“復拓業千畝,以遺子孫”。可見惠龍不僅是文學奇才,還奮發有為,很有組織經營才干。隨著五子四侄成長,興家立業,莊氏家族也在青陽站住腳跟,并在社會上嶄露頭角,但思想信仰卻處于茫然混亂的狀態。以錦繡傳芳為榮的儒家忠君報國思想已無現實意義,道家的“清靜無為”、“絕圣棄智”主張又稍嫌消極。惠龍胸懷大志,肩負著莊氏家族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重擔,自然不會滿足于眼前的林泉吟詠自樂。而明教教義的“兩宗”(即明暗,明就是光明,代表善良和真理;暗即黑暗,代表罪惡與不合理)及其所提倡的“清凈光明”、“大力智慧”則能在無處報國的時代壓抑中,堅定族群成員孜孜為善,追求美好未來的信念,激發子孫后代自強不息、光明磊落、開拓新局面的聰明才智和創造性。于是,他在晚年“厭觀世締”心境下,拋開世俗偏見,性海淵澄,心空月瀅,虔誠信奉明教的歷史選擇,正是一項可以起到撥亂反正,填補莊氏族群思想信仰空白的積極舉措。

        二、元末青陽莊氏明教活動蹤跡初考

        惠龍當年所建摩薩壇在哪里?當年莊氏先祖的明教活動有何蹤跡可尋?查《泉州桃源莊氏族譜匯編》,青陽莊氏先祖曾建有兩處菜(齋)堂。一是惠龍“有菜堂地基一所,年租棉花九十斤,與子孫輪收為蒸嘗。后族蕃,共分其地,仍以地換租稅十八石。”一是四世祖謙,號陽山(1299~1363年),思齊房圭復長子(惠龍之侄)“架造塔上堡齋堂”。而很多莊氏族人至今仍能回憶起現晉江一中內靠管篷教師樓一帶原有石鼓山菜堂一座,一度為一中教師宿舍、衛生室和貯藏間,“文革”后期才為生產隊拆除。上世紀40年代時,菜堂前園地還一度種植棉花。惠龍當年所居在今杜山大井口后軒,此座菜堂與“構摩薩壇于其里之右”方位吻合,應當是當年惠龍所建摩薩壇。現隘門頭村道入口不遠原也有一座菜堂,舊時青陽朝天拜會(做天香)時,八堡當境神祇都要先在該菜堂埠頭集中。再依序向法云院進發朝拜。古時軒內、隘門頭均屬塔上堡地界,該菜堂當是莊謙在惠龍逝世前后新開辟的另一明教活動中心。

        惠龍五子中,長子天爵掌管家業,次子天冀精修文學,三子天德入空門為■達。“■”,太陽出現,光明之義。“達”則兼善天下,傳播之義。“■達”,是明教寺廟某種級別的僧侶,天德卒后墓葬也在菜堂宅基地。可見,天德是出家在摩薩壇的首任住持僧,專務寺內活動。從族譜中還可看出,莊謙雖然架造塔上堡齋堂,其思齊房子侄并無“從空”記載,而惠龍孫輩、曾孫輩又有六男女入空門,可見該齋堂應屬統一在石鼓山菜堂的分壇。

        族譜載,惠龍第五子天瑞字希信(1319~1382年)“又且食素齋,樂施與,構造普照寺鐘樓,塑佛像,舍田租供養明燈,僧人立像祠祀之”。而據《晉江文史資料》介紹,現普照村古時是座小山,山上有普照寺,香客多來自外村的信男信女,香火甚旺,后漸聚民居,“村因寺得名”。時天瑞年輕力壯,從他后來對普照寺的重視似可推測,是兼負對外聯絡的活動骨干。此處也很可能是青陽近郊的另一明教活動中心,且與青陽的明教信徒關系密切。從石鼓山菜堂、塔上堡齋堂和普照寺3個活動場所的相繼建立,可見青陽明教信仰活動規模的不斷擴大,影響深遠。

        三、明初青陽莊氏明教活動行蹤及挫折

        元末明初泉州一帶戰亂荼毒持續十幾年,百姓流離失所,明軍于洪武八年(1375年)統一泉州后,賦稅、徭役、戍邊又加重百姓的困苦,明教信仰依然為百姓所尊崇。但由于朱元璋于洪武三年(1370年)下旨禁“左道”,明教與白蓮教同被禁止,明令“擯其徒、毀其宮”進行取締,青陽的明教信徒不得不轉入秘密活動。洪武十五年(1382年),四世祖天瑞去世時,惠龍的長房長孫震遠和圭復之孫(次子訊公之子)珍均已壯年,而天爵次子震岱、次女玉,天冀次子震壽,天瑞次子震昌、次女珍則先后入空門。這些五世的孫輩、侄孫輩都繼承父祖之志和家訓,成了明教秘密活動骨干,表明此時莊氏家族的明教信仰已更加深化,活動規模擴大。但因在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被告發,青陽明教活動蒙受一次大挫折,18位信徒被逮捕入獄并坐遠衛充軍。同年震遠蒙難于三山(今福州),次年思齊房莊珍蒙難于京城(今南京)。

        這起事件慘烈異常,殃及惠龍、天爵長房基業。從原后軒祖宅的種種疑點和震遠遺孤嗣祖(1359~1416年)號靜庵終身“誓不食葷”、“不到公門”、長女玄德出家和長孫仕椿號遁軒等表明,嗣祖、玄德是極度悲憤離開杜山家園,隱跡于五塔山前(軒內一帶),依托宮、庵堅持信奉明教。而撥租稅“供考妣之蒸嘗及春秋掃墳、俗節薦新等費”和“上承列祖別業而勿失”則表明嗣祖、仕椿父子面對逆境不氣餒,重新創業,就在軒內開啟并奠定壁立房一派宗基。

        天爵季子震福(1346~1375年)早于洪武八年(1375年)卒于杭州,遺下的孤兒寡母也自尋生路。七世佛養“勵志自強,為奉慈闈”,在舊“居之南別構華第”,從此也自開啟并奠定震福房宗基。

       “世道多故”,宗先祭祀荒廢,長房一分為二。惠龍五子中唯一健在,且四世同堂的次子天冀字希德號裕齋(1307~1398年)照例要承擔“奉祀宗先”,“扶持門戶、家風弗墜”的重擔。震賢之子六世承祖、奕祖及孫孟端、善端等均“愛親睦族”,合力扶持。震哲之孫勉號松壑(1422~1471年)“尊祖重宗”,更于所居之東獨建小(宗)祠堂即“海月公宗祠”(清乾隆癸未間,裕齋一派又改擴建成現規模),以奉祖禰,而興春秋之祀、朔望之禮。

        時天瑞第五子震彥號隱然(1367~1427年)25歲,“平素親善而疾惡,專務和睦于鄉鄰”,即專門負責與附近鄉鄰的秘密聯絡。思齊房六世應愈號樂善(1365~1417年)27歲,應銘字本植(1366~1420年)26歲,都可能與嗣祖成了新的活動骨干。

        六世嗣祖卒于永樂十四年(1416年),仕椿(1386~1426年)時31歲,希信房震彥長子六世寬祖號平山(1391~1441年)26歲,顯然又成了新的活動人物。雖然此時青陽明教信仰已逐漸轉向與儒道釋相互融合,并進而推動青陽社會文明,但明王朝對明教的打壓卻從未停止。從永樂十五年(1417年)至正統六年的二十五年(1441年)中,莊氏族人又多次遭遇生離死別打擊。先是永樂十五年(1417年)應愈、永樂十八年(1420年)應銘兩叔伯兄弟先后因“公事”卒于遠方,其情慘烈!繼之,宣德六年(1331年),希信房六世森祖號靖節“兄長(平山)有難,公捐生,往次三山而解之,七月廿一日,竟卒于三山,享年二十有九”。正統六年(1441年)又發生平山為“公事”,三月初一日,薨于三山事件。可見,平山蒙難時間長達10年,雖其三弟森祖以捐生靖節相救仍未能解難,其情悲壯!裕齋房市中七世祖善端號安逸(1414~1456年)“愛親睦族”,“有族叔歿于三山,為之扶柩以歸”,指的正是平山蒙難事件。譜載平山“態度軒昂、果敢好義,時人稱之為山林卿相”。可見他正氣凜然、豪氣干云,是領袖一方、開創各姓族群和諧相處新局面的一代賢杰。他開基三光天也與當年莊氏主導的青陽明教活動中心移至五塔山前不無關系。從上述的人和事可以看出,在明初的近80年中,青陽莊氏的明教信仰活動雖然不斷蒙受打壓,但族中各房幾代子弟承先啟后、前仆后繼,患難與共、團結奮進的思想情操,已為青陽莊氏族群的進一步發展培育和鑄就一種新的族魂。

        四、青陽莊氏先祖明教信仰的轉型及其特征

        隨著明成祖在北京建立政權的鞏固,歷經戰亂和社會動蕩的平民百姓迫切希望休養生息。而海外交通和商品經濟的發展,青陽社會也出現多元化發展的趨勢,莊氏族群已經在社會動蕩中不斷發展壯大,加上明王朝對明教活動的不斷打壓,單純的明教信仰已經越來越不能適應新的時勢需要。面對新的時局和族群發展的新需要,從永樂初期起,青陽莊氏的明教信仰即開始逐步向與儒、道、釋融合的方向轉化,并進而走向世俗化。

        七世祖梁(1365~1411年),思齊房謙公曾孫“守成祖業,樂善好施,捐己資構武當行宮名曰斗壇于里之中”。武當行宮應當是供奉上帝公的道教宮廟,現青華村地界并無上帝公宮。據一些80左右高齡族人回憶,八角樓原市政府舊食堂旁曾有一座上帝公宮(遺址約在原市政府大樓至西圍墻間),還有些傳說。明永樂間,此地正處青陽頂下市間的“里之中”即是“斗壇”處所。

        六世祖震福長子慧祖妻李妙音(1365~1423年),“晚年樂善好施”,“彩畫法云大悲閣一完”。

        六世祖銘祖號澹齋(1381~1426年),希信房震華三子“博覽麟經,補郡庠生。屢試鄉闈不第,后觀光上國,而游太學,應例冠帶而歸”。“叔父震彥修宗譜……乃懷入太學,而求名公鉅卿序其端,因得韓王大書‘莊氏族譜’四字以賜”。

        七世祖仕松號寂軒(1391~1441年),璧立房嗣祖次子“早游郡泮之中”,“里有普照寺久廢……捐己資為之修葺”。

        八世祖啟號耕叟(1403~1463年),裕齋房孟端長子“好義勇為,正統間盜發,都統兵著公督民兵赴永春、德化扦御”。

        八世祖宜傳號無逸(1403~1478年),塔房梁公子“學行彰聞,淑成四子,以補庠序,延致名賢而教鄉遂。青陽之俗為之風化,更加淳厚。莊氏之族,得之倡導,始習舉業”。

        七世祖佛養號謙軒(1405~1468年),震福房次子添祖之子“晚年(成化前后)好施,重建石佛巖(草庵寺)、萬石峰(草庵寺后)”。

        七世祖存禎號安然(1411~1474年),希信房震華二子揚祖第三子“教誨子孫,弗倦寒窗。厥后孫榮,以易經登第,實公之力也”。

        八世祖蕤號晦耕(1412~1458年),璧立房仕椿子“蒙朝廷恩賜冠帶以榮身”。

        七世祖善端號安逸(1414~1456年)裕齋房奕祖三子“祀事多廢,首舉朔望之禮”。

        八世祖昭號怡然(1418~1487年),裕齋房孟端三子“郡邑之中,公鄉器重,郡守馬公岱固知公宗賢,奉書拜請,以為郡庠鄉欽副賓”。

        八世祖繼仲號隱耕(1419~1474年),壁立房仕松長子“又好樂善施與……又贖民舍,以廣大園覺(尼)寺。捐己資,而重建五塔僧堂”。

        綜上所述,不難看出青陽莊氏族群同舟共濟、進程轟轟烈烈的思想信仰轉型特征:

        1.永樂初(或稍前)思齊房構建武當行宮(斗壇)是青陽莊氏明教信仰活動開始轉型的重要標志,也為居無定所而遺跡山林的仕松返回杜山提供一處合法的安定場所。此后,莊氏五大房族裔歷經約80年轉型期的思想信仰磨合,青陽明教已逐漸融人佛道二教信仰和世俗化中。

        2.對于一些已廢明教寺宮,采取修復或融入道、佛形式加以保護。對于“祀事多廢”,則首舉每月初一(朔日)、十五(望日)焚香禮佛或食素民俗以延續之。公茂、惠龍一宗祀事由裕齋一派克承扶持而門戶弗墜,獨建“海月公宗祠”而重振家風。希信一派建“海月公三房宗祠”,則富有承祀天德、天覺、天瑞三房門戶,紀念獻身明教寺壇的三兄天德和長、二、五等三大房從空子孫的特殊內涵。天啟元年,天子門生莊際昌的博大胸懷匯萃“八耕”宗賢豪情,也在后軒巷西側建起規模宏偉的“海月公長房(八房)宗祠”,重塑長房門戶家風,共思杜山井養之源。

        3.石鼓山菜堂前廳入祀觀音、關帝爺等佛道俗神,信徒則長期保留食素、添油供養明燈等明教戒律和活動習俗。后由震福房鳳美三管理,明末鳳美三就有十二、十三世大小菜堂公(父子)住持的譜載和傳說。上世紀40年代至50年代初,最后住持是竹樹下村名為“不姑”的菜姑。信徒中還包括居家“長齋”的菜姑、菜叔和長年居家堅持“早齋”或初一、十五(也有初九、十九、廿九)“短齋”的男女信徒。每月設壇做敬時,由住持跪在壇前念經,眾信徒焚香參拜。菜堂后廳供奉有不知名神祇(現已無法斷定是否為摩尼光佛),平時不開放。

        4.塔上堡齋堂遺址后來演變成青陽每年正月朝天拜會(做天香)民俗的集中地和八堡當境(道教俗神)拜會法院落(佛教)的出發地,該民俗(嘉靖時期已有)是青陽明教與佛道二教大融合的象征性宣示,其意義深遠。

        5.與官府的關系漸趨融洽,呈加強趨勢。一些明教骨干已將子侄送入郡庠泮宮或國子監太學,一些賢杰更為官府器重,始習科舉之風興起,儒家思想逐漸上升成為主導。

        五、地名演繹與明教活動

        現青陽有些地名可能與當年明教活動有關,值得進一步稽考。

        三光天:原稱“山中天”。《晉江文史資料》稱“古時有莊、張、曾3姓和諧相處于此,極其團結,外鄉人稱贊‘三姓可把神扛上天’,‘光’與‘扛’諧音,人稱三光天。”此說牽強、隱晦,難辨虛實。其實,“三光”一詞源自“五行學”:日月星辰,謂之“三光”,屬于天象系統。在天成象者則成為“精氣”,精者,天上之“三光”。而明教教義中,日月星辰又是“光明”的象征。可見,“三光天”村名既有“五行學”自然哲理的吉祥含義,又與明教信徒所追求的崇高理想境界有著驚人的吻合。此地是青陽明教活動的一個秘密場所,平山又是莊氏后期明教(信仰轉型期)活動的重要核心人物,族譜對平山評價“一方居民爭訟,武斷鄉曲,無敢健訟,郡邑稱其都為上都”,表明其威望和才干主導下的三光天是一個遠近聞名、各姓團結、和諧相處的文明之都。若上述傳說是真,“神”應是摩尼光佛,三姓也均應是明教信徒。取名“三光天”,顯然也有三姓共奉摩尼光佛的“光明村”之意。“把神扛上天”則可能與平山兄弟等3姓蒙難信徒多次靈柩歸里時信徒同悲同悼的悲壯場面有關。平山卒時莊氏已有近百男丁,各房患難與共,都派人前往三山扶柩接靈。靈柩歸里時,合族同悲,信眾同悼,哭聲震天,包括3姓族群的成百上千信眾展現出的空前團結和悲壯情景,才會有讓外鄉人“把神扛上天”氣勢的贊嘆。“三光天”村名,人文內涵豐富,也可能含有特殊的紀念意義。

        軒內:七世仕椿是璧立長孫房軒內始祖,他“上承列祖別業而勿失”。此地“別業”者,當是已廢塔上堡齋堂和收取租稅的田產等。他6歲遇難,隨其父嗣祖隱跡五塔山前,軒內可能是塔上堡齋堂或宮、庵之軒,似有紀念當年隱跡處所之意。

        普照:因山上的普照寺得名,似有摩尼光佛“佛光普照”之義。此地原無民居,也非完整佛寺,香火甚旺,信男信女卻來自外村,建鐘樓、塑佛像、供養明燈也來自外村的青陽莊氏四世祖天瑞捐資。此地很可能原是附近明教信徒的一處定期活動場所,天瑞捐資后才有固定僧人住持供養明燈。后被廢,七世祖仕松再捐資修葺之,進一步證明該寺、該村名與青陽明教信徒關系密切。

后  記

        從惠龍發起(約1340年前后)至平山蒙難(1441年),青陽莊氏先祖的明教信仰活動大約持續近百年的規模組織活動。其中元末(1340~1368年前后)約20幾年,核心人物是惠龍、謙、天德、天瑞等三、四世家族成員,活動地點以石鼓山、塔上堡兩萊堂為主,經濟、文化同步發展。明初(1368~1441年)約74年為秘密發展和轉型過渡階段,又可分為3個不同的歷史發展時期:

        1.繼承和秘密發展時期(1368~1391年),即洪武間的前24年,核心人物是震遠、珍、震岱、震壽、震昌等五世男女族齋。莊氏經濟實力進一步提升,宗族明教信仰進一步深化,活動規模隨之擴大,活動地點仍以石鼓山、塔上堡兩菜堂為主。

        2.堅持和隱蔽發展階段(1391~1416年),即洪武后期至嗣祖卒時的永樂間約25年,核心人物是六世嗣祖、應愈、應銘和五世震彥,活動中心轉移至五塔山前,莊氏宗族平穩發展,思齊房應元被稱為“文獻(即青陽)第一家”(經濟實力)。

        3.轉型和文明發展階段(1416~1441年),即嗣祖卒后至平山卒時的正統間約25年,核心人物是六世平山兄弟,活動基地在五塔山前山林的三光天一帶。此前莊氏的思想信仰已明顯轉型,平山在三光天的開拓實踐,為莊氏宗族和青陽社會的和諧發展,樹立一個遠近聞名的文明示范典型。

相關熱詞搜索:先祖 明教 活動

上一篇:皇崗村“莊氏族譜”
下一篇:最后一頁

捕鱼达人技巧 好彩3开奖结果 神马财神捕鱼机说明 太原市福利彩票店 极速飞艇开奖公正吗 赛车最高赔率网 美女捕鱼作弊器 北京时时骗局 36选7好彩三开奖结果 时时彩如何选好 l重庆时时合法吗 湖北11选5开奖公告 陕西省福彩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飞艇在线开奖 新时时专家杀号论坛 棋牌app破解 三分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