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賢達 > 現代賢達 > 正文

臺灣傳奇:《世家望族》三星躍六星 六福集團莊家

屹立在臺北市最熱鬧金融商圈已超過半世紀歷史的六福客棧,歷經臺灣退出聯合國、中日與中美斷交事件…見證了臺灣光復以后的近代史,同時也記錄了莊家逾一甲子的臺灣傳奇。

 
六福創辦人莊福白手起家,從制造醬油、開戲院到籌設客棧,曾因大環境不佳,被債逼得想自殺,但終能撥云見日,建立總資產逾百億元的六福集團。 1992年莊福因心臟病驟逝,長子莊村徹接董事長,三子莊秀石任總經理兼總裁,掌控集團實際運營,穩住局面。
 
第二代創六福皇宮,從「三星躍六星」,也開啟第三代莊豐如的接班之路。莊豐如是莊秀石的獨生女,她一邊改造六福村,又創六福莊、一禮莊園、六福萬怡等新品牌,替老字號注入新血,是莊家唯一躍上臺面的第三代,接班態勢底定。
 
▲六福集團創辦人莊福與許金鳳於1937年結婚。(莊村徹提供)
▲六福集團創辦人莊福與許金鳳於1937年結婚。(莊村徹提供)
 
二二八連假,難得的好天氣,也讓各地飯店、游樂園涌進人潮。荷包賺滿滿的業者們,莫不樂得呵呵笑,唯獨六福集團,卻籠罩在一片低氣壓中!
 
新年伊始 衰運連連
就在假期前夕,二月二十五日六福集團的駙馬爺賴振融因任職六福開發總經理期間,牽涉內線交易,遭檢調大動作搜索。隔天,旗下的六福村又因「二二八門票優惠」,被網友指為消費歷史傷痛而發出道歉聲明。
 
去年底,集團斥資逾十億元打造的六福萬怡酒店才剛熱鬧開幕,六福莊家卻在猴年伊始卻衰運連連!
 
賴振融的妻子是六福集團執行長莊豐如,岳父則是六福集團總裁莊秀石。六福旗下事業體從頂級烘焙一禮莊園、野生動物園、游樂園、飯店、地產開發,甚至還有戲院,年營收約二十八億元,集團資產逾百億元。

▲2015年底,六福萬怡酒店風光開幕,莊秀石(右2)與莊豐如(左2)父女倆一起現身。
▲2015年底,六福萬怡酒店風光開幕,莊秀石(右2)與莊豐如(左2)父女倆一起現身。
 
其實,六福最早做醬油起家,創辦人莊福與同樣做醬油起家的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與蔡萬霖曾是舊識。
 
談及父親莊福與六福客棧的發跡,莊秀石的大哥、六福開發董事長莊村徹說:「臺灣光復后,父親向日本人買下位在臺北市太原路上的醬油廠,生產『好家庭醬油』,賺了不少財富。但好景不常,一九五○年代爆發生醬油添加防腐劑事件,釀好的醬油全都倒在淡水河里。黑金變廢水,莊福不堪損失,幾年后就關掉醬油廠。」
 
一九五八年,莊福在醬油廠址上另蓋了當時臺北市最大的遠東戲院,可容納近一千七百位觀眾,用的是四聲道八音路音響系統,連「聽」電影都過癮。
 
 
▲六福客棧破土前,莊福與家人合照。背後日式宿舍,已故將軍白崇禧與作家白先勇父子曾住過。(莊村徹提供)
▲六福客棧破土前,莊福與家人合照。背後日式宿舍,已故將軍白崇禧與作家白先勇父子曾住過。(莊村徹提供)
 
經營戲院 結交名流
 
莊福經營遠東戲院時結交不少企業界友人,與和信集團創辦人辜振甫、華南金副董事長林明成伯父林熊祥是密友,每星期聚會一次。
 
莊福娶妻二房,大房劉秀鳳生有一女莊淑媛;二房許金鳳生育四子一女,兒子依序為莊村徹、莊村誠、莊秀石與莊秀欣,女兒莊淑華。次子莊村誠后來娶了林熊祥的女兒林衡敏;女兒莊淑媛則嫁給義美創辦人高騰蛟的弟弟高呈徽。

 
▲與萬豪國際合作的六福萬怡酒店,是六福集團第5個飯店品牌。
▲與萬豪國際合作的六福萬怡酒店,是六福集團第5個飯店品牌。


 
▲六福村是全臺來客數最多、最賺錢的遊樂園。
▲六福村是全臺來客數最多、最賺錢的遊樂園。
 
一九六五年,莊福邀集商界友人共同集資成立遠東證券后,莊福曾擔任過臺北市證券商業同業公會第三、四屆理事長。
 
事業一帆風順,莊福又跨足飯店。莊村徹說:「父親會投資(六福)客棧,完全是受到刺激,當時父親向扶輪社商界友人提起有意投資客棧生意時,該友人竟然嘲笑他。」
 
「蓋客棧純為賭一口氣,六福客棧這塊地是父親向親友集資后跟華南產物買的,當時每坪一萬五千元,共四百四十坪。一九七○年興建破土,一九七二年開幕。」
 
莊村徹說:「那時候臺北市除了國賓飯店和陽明山中國大飯店之外,像樣的飯店實在不多。爸爸以為是挖到金礦,不惜巨資,用最好的工法和設備興建六福客棧,圓柱子都和國父紀念館、圓山飯店一樣,還用高強度水泥包覆鋼管,空間大,而且防震。」

 
▲六十多年前,莊福(前中)與妻兒合照,當時還是學生的莊秀石(後右一)一臉青澀。(莊村徹提供)
▲六十多年前,莊福(前中)與妻兒合照,當時還是學生的莊秀石(後右一)一臉青澀。(莊村徹提供)


 
▲莊秀石大學畢業後,銜父命打造六福村野生動物園,他個性直爽不拘小節。(莊秀石提供)
▲莊秀石大學畢業後,銜父命打造六福村野生動物園,他個性直爽不拘小節。(莊秀石提供)
中美斷交 生意直落
 
但人算不如天算,先是一九七一年臺灣退出聯合國,七二年中日斷交,接著一九七八年中美斷交,旅游市場一瀉千里,來臺觀光客都不見了,當時客棧有過一天只賣出一間客房的記錄。
 
「退出聯合國時,許多金主認為臺灣完了,急著出國避風頭,天天催著爸爸要錢。」莊村徹回憶起這段歷程,依然心有余悸。 「那時候爸爸活得好痛苦,常常看到他跟別人調頭寸,親友能借的都借了,該得罪也都得罪光了。」
 
莊福當時告訴兒子們:「如果自殺能解決問題,我一定自殺。假如人生能夠重來,我絕對不想再來一次。」
 
為了挽救六福客棧,莊福將遠東戲院賣給親家義美集團,一九九七年又轉賣給日勝建設改建大樓。后來臺灣景氣好轉,加上斷交事件平息,來臺旅客增加,六福客棧因設備新穎,業績也扶搖直上,二百三十間客房、三個餐廳中,最有名的要算是莊福以他第二任老婆許金鳳之名命名的「金鳳廳」。
 

▲第二代莊村徹(左)與莊秀石(右)兄弟,一個是董事長,一個是總裁兼總經理。近年莊村徹已鮮少露面。
▲第二代莊村徹(左)與莊秀石(右)兄弟,一個是董事長,一個是總裁兼總經理。近年莊村徹已鮮少露面。
 
儉樸嚴格 半夜巡視
 
已有二十余年資歷的「金鳳廳」主廚鄭名通是莊福遠自香港聘請來的,他說,生意好的時候,上午十一點就得排隊了。
 
莊福白手起家,生活相當儉樸,他的辦公室與住家全在六福客棧三樓,即使后來在臺北市健康路僑福新村買了六個單位的房產給六個子女住,兩老仍舊住在飯店。
 
臺大畢業后就在六福客棧服務的資深員工許群英說:「老董事長常常半夜穿著拖鞋下樓巡視,嚇得夜班員工沒人敢偷懶跑去睡覺。」莊村徹說:「爸爸過世以前,就住在客棧里,母親守寡這么多年,也都不肯搬離這間客房。」
 
六福客棧生意好轉,莊福財務狀況紓緩不少,也更有閑暇出國考察。一次他到日本參觀野生動物園后,決定引進臺灣,一九七九年投資三千五百萬元買下新竹關西七十五公頃土地,開辟六福村野生動物園。
 
莊福四個兒子中,長子莊村徹淡水學院工商管理系畢業后,曾輾轉待過銀行與證券業,一九六五年莊福創辦遠東證券,他也從華南銀行被找回來擔任總經理。
\
 
 
▲1950年代,莊福曾開設當時臺北最大的遠?戲院。莊家後來也在六福客棧旁開長春戲院,後因不堪虧損,改與國賓戲院合作。
▲1950年代,莊福曾開設當時臺北最大的遠東戲院。莊家後來也在六福客棧旁開長春戲院,後因不堪虧損,改與國賓戲院合作。


 
▲六福客棧金鳳廳,是莊福以妻子許金鳳的名字命名。
▲六福客棧金鳳廳,是莊福以妻子許金鳳的名字命名。
 
版圖擴充 二代接班
 
隨事業版圖擴大,莊福鑒于當時企業大家族包括霖園蔡家、新光吳家等,都有家族成員投入政界,方便事業發展,因此他也曾有意培養長子跨入政界。
 
莊村徹說︰「原本父親是希望我跨入政界,方便事業發展,因此一九九○年至九一年期間,我去美國哈佛短期進修政商領袖課程,準備參選增額國大代表。但事實上,我對政治興趣并不大。」
 
相較于大哥一直待在外圍產業,老三莊秀石政大新聞系畢業后原想辦雜志,最后,仍順從父親,二十四歲便接下六福客棧總經理。臺大法律系畢業的老四莊秀欣,則是莊家的「特異分子」,愛古典音樂成癡的他,收藏近萬張古典樂唱片,曾是教育部音樂名詞審查委員會委員。
 
莊秀石說:「講實話,爸爸比較呷意老二,因為二哥口才好,身材架勢夠。」莊村徹回憶,老二莊村誠三十六歲罹患腦瘤,送去美國就醫無效轉機回臺時,死在日本,父親當時傷心到整整一星期不說話。時逢六福客棧營運正陷入困境,重擔一度落在莊秀石身上。
 
▲莊豐如主導的六福萬怡酒店,揮軍兵家必爭的南港。
▲莊豐如主導的六福萬怡酒店,揮軍兵家必爭的南港。
 
為了拿出成績,他每天上床睡覺,就開始想明天的工作,「我要求完美,也會參考別人優點,每到國外或南部都隨身帶著皮尺,在飯店東量西測,包括餐桌尺寸、杯子大小,房間長寬等,又看裝潢,又記菜單。」
 
▲六福皇宮是莊秀石為女兒莊豐如鋪設的接班之路。
▲六福皇宮是莊秀石為女兒莊豐如鋪設的接班之路。

個性強勢 意外出線
 
莊秀石個性強勢、脾氣又急,相較于曾擔任中華奧會副主席的大哥莊村徹交友廣闊,政商關系幾乎空白的莊秀石原本不被看好。一九八三年,莊福賣掉遠東證券,買下客棧隔鄰的六福大樓改成長春戲院(現為轉型國賓長春戲院),一九八八年又將六福客棧與六福村兩家公司合并后上市。
 
公司上市后,客棧與動物園營收平穩,業績已無法大幅提升,時任總經理的莊秀石建議,將動物園剩下七十公頃土地規劃為四個主題樂園,分四期共投資四十億元興建,莊秀石說:「主題樂園容易玩膩,因此必須分期推出。」
 
 
此舉果然奏效,六福村第一期完工即創造近五億元營收,接著一九九七年二、三期主題村陸續完工,全年來客人次突破二百余萬,曾創年營收逾十億元紀錄,六福股價也一度被炒作至三百元。
 
正當事業擴充時,一九九二年莊福卻因心臟病驟逝,莊秀石一度身兼董事長與總經理,作風霸氣的他,曾引起家族成員一些不滿的情緒。二年后董監改選,長子莊村徹接任董事長才穩住局面。莊秀石則任總裁兼總經理,負責集團實際營運,老四莊秀欣掛名副董事長。
 
布局六星 鋪路未來
 
一九九九年,國際知名飯店品牌威斯汀(Westin)找上六福集團,三兄弟商量后,決定投入四十億元興建平均每間房造價一千五百萬元的六福皇宮,也被業界比喻為「三星跳六星」。
 
莊秀石六十四歲才打造六福皇宮,特地召回在美國學旅館管理的獨生女莊豐如幫忙。身為六福皇宮第一個員工,莊豐如從跑工地的基層做起,進入家族事業第一個代表作六福皇宮,曾創年收十億元的紀錄。
 
六福皇宮一炮而紅,她又回頭改造老態漸顯的六福村,除組織重整、精簡人力降低成本外,并催生關西六福莊度假飯店,替老字號注入新血。
 
關西六福莊原定位為年輕人游玩的主題樂園附屬旅館,「但學生一年僅做寒暑二次生意,其余時間怎么辦?」莊豐如邊蓋邊修正,「動物會繁殖,這些都是我們的資產,加上自然生態已成旅游主流。」
 
 
 
▲莊秀石僅生育獨生女莊豐如,近年他已逐漸淡出事業。
▲莊秀石僅生育獨生女莊豐如,近年他已逐漸淡出事業。
 
屢立戰功 公主上位
 
結合六福村野生動物資源打造的關西六福莊,訴求開窗就能與長頸鹿、犀牛等動物互動,試賣首月便創近二千萬元月營收。莊豐如也驚訝,「我知道方向是對的,但沒想過這么快就被市場接受。」
 
屢建戰功,二○○四年莊豐如也在父親與家族的支持下,一路當上執行長,是莊家第三代近年來唯一浮出臺面的接班人。若說六福皇宮是父親莊秀石為她鋪好的接班之路,她一手催生的新品牌六福莊、一禮莊園等,則讓她的接班搭上了特快車。
 
近年,莊秀石逐漸淡出事業后,一心想替集團找出新方向的莊豐如,則一手促成集團旗下最大,擁有四百多間房的南港六福萬怡酒店。相較于每天打扮得美美勤跑趴的企業公主,她像是負責獵食的女獅王。
 
身為莊家第三代,莊豐如剛滿周歲就每天跟著父母到六福客棧上班。飯店人來人往,祖母擔心她走丟,還特地打了手鐲,刻上電話讓她戴著,她至今仍留著手鐲。
 
莊家傳統重男輕女,莊福連生四個兒子后,仍抱怨第五個怎么是女兒。莊秀石也曾感嘆膝下無子。大家族的競爭,反應在母親的擔憂上,「我三歲就獨自被丟到夏令營好幾天。媽媽還要求我學樂器,因為她擔心我以后自己一人,有一技之長,起碼還能彈琴謀生。 」
 
母親章素美形容,莊豐如從小就要求完美,「字寫不滿意,自己一直擦掉重寫,連我都看不下去,還得把橡皮擦搶過來。她從小獨立,因此她選擇要做的事情,我們都會支持。」
 
對照逐漸淡出家族事業的第二代叔伯與第三代堂兄弟們,莊豐如說,如果可以選擇,她寧愿不回集團,但「當初看爸爸很辛苦才回來,我并不后悔。」她積極改造老字號、擴充版圖,只是如今卻因先生賴振融卷入內線交易案,接班之路蒙上陰影,恐怕也是她始料未及。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臺灣六福旅游集團營運執行長莊豐如出招突破旅游行業困局
下一篇:最后一頁

捕鱼达人技巧 pk走势图下载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体彩山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山西排列五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 吉林时时彩开奖号查询 老时时 一分时时彩有官网吗 老时时往期开奖记录 福利彩票3d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遗漏号 新加坡褔临彩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走势分析 真钱捕鱼平台制作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 22选5第2019119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