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文化 > 嚴復文化 > 正文

嚴復教子之道
2009-06-14 11:32:48   來源:   評論:0 點擊:

 舊式家庭里,家長是有絕對權威的,而嚴復卻能受納兒女的“忠言”。他曾因一只專用的精美瓷碗被傭人不慎摔破而發脾氣。二女兒見狀,莞爾一笑,反問父親:“天下哪有不碎的瓷器呀?”他于是不再說什么了。事后還夸獎她能“規父之過”。他對兒子某些率真的行為也會諒解,三兒子16歲時在父親書房見到有部《金瓶梅》,無意中翻幾頁,料到這該是“壞書”,一下子就把它投入火爐付之一炬,隨后溜走。嗜書如命的嚴重得知此事后,竟也不加追問責備。平日他對兒女談自己的見解,往往以征詢的口氣問道:“兒以為然否?”啟發他們動腦深思,不盲目點頭稱是。 

  嚴復十分關心兒女的學業。在家時,常抽空教他們國文、英語和算術,還聘請桐城的金先生專授古典經書,約請外國小姐面授英文。有時兒女將習作呈寄,他先是肯定:“吾兒書畫,日來皆有進境。”繼則細加指點。當有人稱贊大兒子的書法與詩詞有青出于藍的氣勢,嚴復聽了,高興得呵呵大笑。 

  在重男輕女,“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年代,嚴復卻對兒女一視同仁,讓女兒接受良好的教育。 

  兒女的健康,一年四季的飲食起居,嚴復無不牽掛。春天氣候多變,他向兒女們交代:“春氣越發,極易生病,善自節宜為要。”秋天西風四起,則提醒“秋風戒寒,早晚起居,格外謹慎。”冬天將屆,就匯專款給兒女添置皮襖御寒。為了預防天花,囑咐家人請醫生為他們種牛痘。當他得知三兒子因困坐勤學致病,就忠告“須知少年用功本甚佳事,但若為此轉致體力受傷,便是愚事”。并即“令此兒晨起每日出戶一點鐘狂走”,逼他晨跑鍛煉身體。他惦念在北方的大女兒嘗不到平日愛吃的家鄉風味——油酥肉松和調味豉油,總是盡力設法購寄。 

  嚴復從不放松教導兒女立身處世,待人接物。他勉勵“好男兒報國在今朝”,“男兒生世,弘志四方”,教育女兒“欲為有用之人,必須表里心身并治,不宜有偏”,對師友“均應和敬接待”。鼓勵他們遇事要獨立思考,不要隨大流,“大抵一切言動宜準于理,勿隨于俗,旁人議論豈可作憑?”大兒子從國外歸來,意欲在家鄉休息三四個月,他馬上勸說,“吾兒一聽父言,必變此計。”促他要抓住機遇早日北上,不要浪費時光。嚴復愛子情深,故責之也切,曾作詩示三兒子:“不勝舐犢情,為兒進苦口。” 

  暮年的嚴復,臥病在床,他自知不久于人世,怕兒女會悲傷,暗地里告訴前來探望的老友:“我的壽命只能以日計算了,請你不要讓我的媳婦和兒女知道。”可見在即將駕鶴西去時刻,嚴復牽掛縈懷的仍然是兒女們。

相關熱詞搜索:嚴復教子之道

上一篇:嚴復與北京大學
下一篇:不了的嚴復情結

捕鱼达人技巧 安徽时时有没有单双 盛世国际赛车群 河北时时技巧大全 一分赛车计划破解器 虚拟足球e球彩体彩 时时彩1999平台 上海时时开奖 捕鱼达人3 安徽时时走势图表 湖北福彩快三开奖走势 山西11选5走势图表 昨晚22选5号码是多少 多彩重庆30秒休市公告 天津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新世界棋牌地址 快速时时正规吗